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是书香能致远 ---淡墨书香

方向 努力 进步 二实小南校 一年级一班

 
 
 

日志

 
 
关于我

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有成!很多事不是我能不能,而是我要不要!思路决定出路,观念决定差别!

网易考拉推荐

曹文轩《草房子》《青铜葵花》简介  

2010-03-10 19:11:57|  分类: 班级快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房子》是一本儿童读物,描写的是一个叫桑桑的男孩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小学生活。小说通过秃鹤、纸月、细马、杜小康四个同学性格特征、家庭背景和学习生活的描写,让我们感受到了孩子之间毫无瑕疵的纯情,以及同学间互帮互助的感人场景。即使学生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伤害,但是孩子的心底还是纯真的。

曹文轩1954年出生于江苏盐城农村,在此生活了20年。1974年入北京大学中文系读书,后留校任教,现任北京大学教授、现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

他小时候生活在苏北一个很穷很穷的农村,“到底有多穷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不过,“穷虽然穷,但那段时光还是过得很有意思,很愉快的。”到底有多愉快,你读了《草房子》自然就知道了。他回忆道,身在那样的贫困中,最大的希望就是回家能有一碗干饭、一碗红烧肉吃。可当他离开了那里,却发现“原来过去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宝贵,原来那里的每一粒沙尘,每一个场景,每一个人物都是可以进入到文学世界里去的”。

在他的少年小说中,虽然人的物质条件很匮乏,但生活环境却在他的笔下如诗如画。他深情地回忆道:“在我的家乡,到处都有河,有桥,如果走3里路的话,至少要过5座桥。原来,我们那儿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船,所以在我一点点大的时候就会使竹篙撑的船,摇橹的船,桨荡的船了。那里的人与水朝夕相处,许多故事发生在水边、水上,那里的文化是浸泡在水中的。可惜的是,这些年河道淤塞,流水不旺,许多儿时的大河因河坡下滑无人问津而开始变得狭窄,一些过去很有味道的小河被填平成路或是成了房基或是田地,水面在极度萎缩。我很怀念河流处处、水色四季的时代。”

《草房子》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样的水乡。故事从桑桑上一年级开始,一直讲到1962年他小学毕业。熟悉那段历史的人肯定知道,那正是“大跃进”与以后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不过故事中并没有讲到这段历史,只是讲一个水乡小学宁静却也不平静的故事。

作为一个具有鲜明的创作主张和自觉的美学追求的作家,一个有着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的作家,曹文轩从来都不是一个彷徨的东张西望的人,他不会被任何潮流——包括当前来势汹汹的市场化、商业化大潮——所淹没,他的创作姿态是坚定的、斩钉截铁的,他永远是引领者而非跟随者的形象。由于他在文学理论上的深厚功底,使他自踏上文坛,总能对一些儿童文学创作的热点问题提出高屋建瓴的起到导向作用的主张。80年代中期,他提出的“儿童文学作家是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曾深深地影响了新时期以来的儿童文苑。最近几年,他又重新修正了自己的观念,作了一个新的定义:儿童文学的使命在于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这一观点提出后,也在儿童文学界引起不小的反响。同时,作为一个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他是他的创作理论的最典范、最精确的实践者。

为此此,他又创作了小说《青铜葵花》。

《青铜葵花》是作家曹文轩在2005年激情奉献、心爱备至的最新力作。作品人物独特鲜活,叙事简洁流畅,文字纯净唯美,意境高雅清远,情感真挚深沉,字里行间无不充盈着感人肺腑、震撼人心的人间真情,无不闪耀着人道主义的光辉。作品写苦难——大苦难,将苦难写到深刻之处;作品写美——大美,将美写到极致;作品写爱——至爱,将爱写得充满生机与情意。这种对苦难、对真情、对美好人性的细腻描写和咏叹宛如一股温暖清澈的春水,将湿润和纯净着每一个读者的眼睛、心灵,牵引着我们对生命中真善美的永恒追寻。

在这本小说中,作家开始关注在享乐主义泛滥的今天,如何将“苦难”以一种唯美而富有诗意的方式指给孩子们看,使他们学会更多地思考人生。这是一种逆向的思考,是一个作家对未来的期望。

关注儿童生存中的苦难因素,本是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个优良传统,但是,最近几年的儿童文学创作,似乎正在疏远这一传统,以致于一些儿童文学研究者发出了“儿童文学要直面苦难的缺失”的呼吁。正像青年评论家谭旭东所言:“许多儿童文学都具有不可忽视的“都市贵族化”倾向和“消费主义写作”的取向,儿童文学作品不再是对强者少年的描写,不再是对底层儿童的生活和情感的再现或表现,而是追随都市商业化进程和休闲文化的脚步,“淡化苦难,表现快乐”成了许多作家的创作原则。”这样一种创作倾向,导致了有些儿童文学作品过于轻飘,缺乏深度,甚至失之油滑。不但造成了广大农村少年儿童、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子女以及城市弱势群体子女形象的缺席,而且就是被描写到的那些充斥着时尚符号的都市少年儿童,他们精神世界的复杂性也被大大地简化了,遮蔽了他们生存的真实状态。

在《青铜葵花》中,作者头一次旗帜鲜明地把“苦难”作为他思考的主体。在曹文轩的笔下,苦难不是生命的意外而是生命的常态。《青铜葵花》并不是对苦难的展览和悲愤的呼号,而是冷静地把它当成了生命的内容。他通过美感、诗意和童趣化解了苦难的沉重,使之更易被少年儿童所接受。

在写作中,曹文轩先生挖掘出了苦难背后的美感。

他说:“痛苦是美丽的。”的确,我们在看过他的作品后,会发现,苦难并不都孕育丑恶和痛苦,它不可思议地也绽放着美丽和优雅。

比如,在《青铜葵花》中描写葵花父亲落水死亡时,那个场面是令人心碎的,但又呈现出令人屏住呼吸的美感。

葵花的父亲是个雕塑家,他一生的作品就是用青铜雕塑葵花。这一天,他到大麦地的葵花田里去写生,回来的船上,旋风刮走了他手中的画夹,他画的十多张葵花都落水了。

这时,作者写道:

  他看到空中飘满了葵花。

  这些画稿在空中忽悠着,最后一张张飘落在水面上。说来也真不可思议,那些画稿飘落在水面上时,竟然没有一张是背面朝上的。一朵朵葵花在碧波荡漾的水波上,令人心醉神迷地开放着。

   当时的天空,一轮太阳,光芒万丈。

他正是去捞画稿时失足落水淹死了。这个场景散发着古典的忧伤和浪漫的美感。

这样的细节在书中比比皆是。在写到蝗灾之后,青铜和葵花去挖芦根充饥时,青铜想给葵花打一只野鸭,结果两个人在大雨中失散了。在彼此寻找而又找不到的令人揪心的时刻,当他们浑身泥泞地见面后,在这个似乎很难寻找到美的元素的场面里,作者的眼睛是那么执着和仔细,似乎不找到美,他就势不罢休。他写到:“雨过天晴时,青铜牵着牛,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芦苇荡。牛背上,坐着葵花。她挎着篮子,那里面的芦根,早已被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一根根,像象牙一般的白。”

读到这里,我感到身上一阵战栗,这种美太残酷了,它让我们看到,当人无助地被命运的风雨打得晕头转向的时候,美感依然存在,那像象牙一样白的芦根似乎在提示我们,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困境,人并非像自己想象和哀叹得那么狼狈。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