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是书香能致远 ---淡墨书香

方向 努力 进步 二实小南校 一年级一班

 
 
 

日志

 
 
关于我

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有成!很多事不是我能不能,而是我要不要!思路决定出路,观念决定差别!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真功夫是靠笨办法练成的  

2013-05-28 21:28:50|  分类: 教学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功夫是靠笨办法练成的

                                              ——话说“训练”

                                                       江洪春

 ……而且必须意识到,语文课要解决读写能力,实践性很强,必须有反复的训练和积累,训练的过程不可能都是快乐的,甚至也不可能都是个性化的。                                                                                                                                                                                                                                     ——温儒敏

                                                                    对“训练”的误解

课改以来,在小学语文教学中不大提“训练”这一教学理念了,“训练” 在人们的记忆中成了“大量做题、机械练习”、“死教、教死”的代名词,而且无端地背负了加重学生课业负担、扼杀学生创造性的罪名,“训练” 似乎成了一个应摈弃的传统教学理念,这实在是对“训练”的误解。

就语文教学而言,听说读写的基本技能是需要训练的,学习方法、思维能力、良好的学习习惯等是需要训练的,小学语文课程是一门打基础的课程,更多的是练就语文学习的基本功,这种种语文基本功实在不是凭空或自然而然形成的,是需要教师有意识训练而成。但是,由于不少教师对训练的真谛缺乏应有的认知,在教学中又没有有效的方法和经验,有的则采用了大量做题,抄抄写写、罚抄作业、罚背课文等不当做法,这一让“训练”蒙羞的现象,从根本上说不是什么训练,而是不少教师在教学时不懂不会训练的表现,与“训练”的教学理念毫无关系。

再一种情形也不是训练,如一般性地读读课文、写写作业、回答回答问题等,这可以看作是一般性的练习,还不能说是有意识的训练。从某种意义上讲,训练就是为了培养学生的某种技能、能力,教师有计划、有步骤、有标准地进行的练习,它具有一定的反复性、强化性、目的性和实效性。如,学生学习了推想词语意思的方法,教师有意识地让学生借助学习的课文练习推想词语意思;学生学习了过渡段,就可以运用这一知识去借助过渡段划分文章的层次,概括段意,归纳主要内容等;学生知道了什么是细节描写,教师有意识借助学习的课文让学生自己去发现细节描写,体会其细节描写的好处,并尝试着在习作中运用;学生学习了发现、提出问题,进而学会发现、提出更有深度、价值的问题,等等。这种知识、方法、能力的学习、迁移和运用才是我们提倡的真正意义上的训练。

更让人郁闷的是“训练” 这一教学理念至今还蒙受着扼杀学生创造性的罪名。这“不白之冤”应追溯到二十一世纪初、课改大潮到来之时,一本在中国教育界产生重大影响的书——《素质教育在美国》。作者在书中第一章“创造性能不能教?”的论述中,着实把中国传统教学的“训练”理念批判、嘲弄了一番。

本书的作者认为,“在许多中国教育工作者的认识中:创造性是可以‘教’出来的”;“把创造性看作是一种技能,这是许多中国教师认为创造性可以教的根本原因”。然后又以自己的孩子学习绘画和美国人训练狗为例,对中国教育中的“训练”带来的“弊端”分析、评判了一番。特别是作者有意识地把美国人如何训练狗进行了详细描述。如,书中写到:“许多良好的行为是要送到狗校训练才能形成的,但大多数都因训练有素而显得很有教养,它们可以静静地或趴或坐在主人身边近两个小时,只有在中场休息时,得到主人的允许才蹿到场里去撒欢一阵”。而作者养的狗吉吉由于没有经过专门训练则在观看球赛时乱叫乱窜。

作者的本意大概是说美国教育比较重视创造性培养,中国教育偏重于技能训练,这原本是两种不同的教育追求,各有千秋,也各有利弊,不能说美国教育不注重技能训练就好,就由此推断出中国教育强调训练就会扼杀学生的创造性。书中举例说,美国孩子学绘画,老师往往不设样板、不立模式,让孩子在现实生活到内心想象的过程中自由地‘构图’。因此,才有迈阿密大学绘画班那群美国孩子的五花八门的不成比例、不讲布局、不管结构、无方圆没规矩、甚至连基本笔法都没有的‘一塌糊涂’的画。我们质疑的是,这种教绘画的方式,是否是美国教师教绘画的全部,还是其中的一种教学方式、情境。如果是全部,那么,来学校学绘画就没有多少意义了。据笔者来看,这种教学绘画的目的不在于绘画,更多的是通过绘画培养孩子的想象能力而已,如果是真正意义的学习绘画,这种连绘画的基本要求、技能都不掌握的学习肯定是学不好绘画的。

特别是作者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无端地说许多中国教师把创造性看作是一种技能,认为创造性可以教的等,这实在是对中国教师的“污蔑”。我们相信大多数中国教师还是能够把“创造性”和“基本技能”区分开的,创造性不是训练出来的,似乎也是大多数教师能够明白的道理。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创造性的培养、形成不会是凭空而来的,需要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来打基础,做支撑。再者,作者以美国人训练狗为例,说明创造性不是教出来的,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且有偷换概念之嫌。因为美国人训练的不是狗的“创造性”,而是狗的行为习惯。笔者认为,想要形成一定的技能、行为、习惯,无论是人还是狗;无论是美国学生还是中国学生,都是需要训练的。达·芬奇小时候学习绘画,导师让他天天画鸡蛋,就是训练他多角度观察、素描的基本技能。由此,我们有理由说,《素质教育在美国》一书的作者主观臆断地“污蔑” 中国教师的无知和偷换概念地论述,使中国优良的传统教育理念——训练,着实蒙受了不白之冤,以至于今天的一些中国教育工作者还有意识回避“训练”一词,害怕把中国学生训练问题与美国人训练狗的情景联系在一起。

                                              没有“训练”的课堂

由于对“训练”严重误解和背负的“罪名”,课改以来的课堂上,训练的意识被丢弃、遗忘或淡化了,以至于不少教师不知道什么是训练,教学中不会进行训练。课堂上没有了训练的方法、过程、效果,则出现了如下令人遗憾、忧虑的教学状况。例如:

教学只是走过场,演绎教案,只管教过,不管教对、教会、教好。如,朗读拿腔作调,要么唱读,要么喊读,教师充耳不闻;写字姿势、执笔方法不对,教师视而不见等等。

教师提出了几乎成千上万个问题,结果是学生仍然不会思考、不会表述,要么很肤浅,说不到点子上;要么只言片语、三言两语,要么磕磕巴巴、吭吭唧唧。特别是到了高年级仍然如此,很少看到学生能有条有理,有根有据,层次清楚地表述问题,更谈不上侃侃而谈了。

基本技能也无从谈起。如,联系上下文理解或推想词语的意思基本不会;把握文章主要内容、了解文章表达顺序、理清文章脉络不得其法;概括段意、复述课文落不到实处,等等。

课堂上基本看不到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如何从不会到会,不懂到懂;由错误到正确,由朦胧到清晰,由百思不解到豁然开朗等发展变化的过程了;沉思默想、苦思冥想、绞尽脑汁等思维活动也很少看到。

教学追求形式,花样,滥用课件,公开课追求舞台效果,把语文课上成图片展示课、视频观赏课的有之;上成闹剧表演课、音乐欣赏课的有之;上成煽情催泪课、教师表演课的有之等等。

没有训练的课堂从此无知识的传授,无学习方法的指导,无能力的培养,无知识、技能迁移,无良好学习习惯的强化性练习等等,只剩下走过场,搞花样了。尤其是大家普遍认为现在的小学生汉字书写不好,写字姿势、执笔方法很多学生不对,朗读拿腔作调,矫情做作等现象,不能不说与当下丢弃、淡化训练的问题直接相关。

凡此种种,不能不引发我们对当下语文教学的忧虑,对“训练”这一实践充分证明且行之有效的教学理念、方法的眷恋与追寻。训练是教学的基本规律,是练就语文学习的基本功,没有训练,学习会失去根基,教学就失去意义。即便是培养学生的创造性,也一定是建立在一定的知识、能力基础之上的,而获取知识、形成能力、掌握方法等是需要训练的,这正如尼采所言:“谁要学习飞翔,必须先学习站立、奔跑、跳跃和舞蹈:人无法从飞翔中学会飞翔”。

                                             “训练”的还原与召唤

那么,什么是训练,训练什么,怎样训练?让我们从孔子学琴谈起: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十日不进。师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间,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辟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从孔子拜师学琴的故事中,我们的可以得到以下几点启示:

一是将一首曲子操到一定的水平,达到一定的境界,能够体会出曲子中的思想情感,想象到曲子中的人物形象,必须掌握操琴的基本方法、技能,练就基本功,“本立而道生”。反之,没有基本技能做基础,再好的曲子也难以体会到其内涵。即“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

二是操琴的基本方法、技能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反复练习,必须经历一个逐步提升的过程。孔子学琴可分四步:第一步把曲子弹拨熟练;第二步掌握弹拨的技巧;第三步体会曲子的思想内涵;第四步想象曲子所塑造的人物形象。这四步层层递进,每一步又是反复练习。特别是前两步是打基础的、是练习基本功的,需要反复训练,甚至是强化、强制性的。

三是训练还要有一定的章法。所谓章法有两层意思:一是要有一定的程序、步骤,孔子学琴是有程序、有步骤的;二是要讲究规则。孔子学琴也是有规则的,主要是弹拨熟练,掌握技巧;按部就班,循序渐进;潜心体会,入情入境等。

由此可知,体会一支曲子的思想情感和感受人物形象,必须建立在掌握了操琴基本要领、方法和技巧的基础上,没有方法、技术的支撑,难以达到对曲子内在思想情感的体会,人物形象也难以矗立在心中。进而可知:所谓训练,也就是通过有计划、有步骤地练习逐步掌握一种方法,形成一种技能,它是进入更高层次学习的基础,而且形成某种技能几乎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反复练习,真功夫是靠笨办法练成的。语文教学也应如此,掌握语文学习的基本方法,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形成识字写字能力、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口语交际能力等,主要不是自然而然地形成的,是需要教师在教学中有意识地培养、训练。如,写字要达到一定的水准需要训练,朗读达到一定的水平需要训练,理解、感悟能力需要训练,表达能力需要训练等等。

那么,在语文教学中怎样进行训练呢?以学生的思考、表述问题为例,把一个问题分成几个要点表述出来的学习方法、理解能力、表述能力是需要借助所学习的课文进行训练的,甚至是需要专门、强化训练的。其训练过程可以是:(思考问题)提示思路→习得方法→掌握规律→形成能力;(表述问题)提供范式→习得方法→掌握规律→形成能力。这可以借助某句段,提示思考问题的思路、方向,提供表述的范式,专门练习怎样思考问题,怎样回答问题,一直到大多数学生学会思考、学会表述为止,学生不会什么就专门练什么,不惜用较长的时间,因为磨刀不误砍柴工。

总之,“训练”是我国优良的传统教学理念和经验,也是一个教学的常识,(常识即真理)。《论语》开篇第一句话就是“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所谓“习”就是像小鸟一样反复地练习飞翔,如果学而不习,“学”就不扎实,甚至稍纵即逝(我们不能连鸟妈妈的认知都不如)。在优良的传统教学理念和经验面前,我们应该充满自信,在学习先进的教学理念、更新教育观念的时候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在“洗脑” 的时候,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所以,面对当下那些不尽如人意的教学现状,让我们还原“训练”,召唤“训练”,回归常识,并充满自信,在语文教学继承与创新的结合中提高教学的实效。                                                          (本文发表于《小学语文教学 会刊》2013年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