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是书香能致远 ---淡墨书香

方向 努力 进步 二实小南校 一年级一班

 
 
 

日志

 
 
关于我

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有成!很多事不是我能不能,而是我要不要!思路决定出路,观念决定差别!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褚清源:我们需要教育英雄吗  

2015-02-06 09:32:07|  分类: 教学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需要英雄,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所以,即便在教育领域,当今也是一个盛产英雄的时代。时势造英雄。对于教育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最好”,是因为各种改革力量此消彼长,英雄辈出;“最坏”,则因为尽管英雄批量涌现,但未能让教育变得更加美好,教育依然是社会诟病最多的民生问题之一。

也许是一种误判。我一直觉得,今天教育改革的主角是那些聚光灯下的教育英雄。我甚至觉得,教育改革的繁荣局面一定程度上是由教育英雄支撑的。教育英雄总能把梦想照进现实,总能把那些美好的东西带进课堂,总能让学校成为汇聚伟大事物的高地。他们已成为教育的主心骨。当然,这里所说的教育英雄不包括那些助纣应试的“教育明星”,他们的存在只是加剧了教育的“丑陋”。

褚清源:我们需要教育英雄吗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在我眼中,崔其升是教育英雄,他在“困则思变”的背景下凭借“小米加步枪”的设备发展成为基础教育课堂改革的一个地标;李希贵是教育英雄,他敢为人先,在一个“慎谈改革”的环境里做了别人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杨东平是教育英雄,他总是敢言别人所不敢言的话语,总是以第三方的姿态审视教育,给政府建言。

尽管他们与很多教育这一样戴着镣铐跳舞,却跳出了美丽的天鹅湖。把他们誉为教育英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有思想、有担当,有信念,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胆识。在我看来,今天,胆识、勇气应该是教育人在改革面前需要具备的第一品质。谁都想让学校成为杜郎口,成为北京十一学校,谁都设想过美好的未来,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总是显得骨干,一旦回到现实,回到当下,梦想一下子又被周边的现实击得粉碎。

对教育英雄的审美心理,让教育开始滑向改革的另一端。当教育的问题越来越积重难返,人们总期待有榜样出现来典型引路,期待有救世主能挽狂澜于既倒;每每教育江湖里乱象丛生,人们寄希望于有超人出现创造传奇,寄希望于有英雄出现来救赎未来。其实,这是一个并不美好,甚至是糟糕的愿望。

当这样的期待成为一种习惯,长此以往,就可能形成一种路径依赖。这种路径依赖一旦形成,教育的创新精神将被阉割,山寨精神将野蛮生长,迷信英雄、神化英雄,以及教师群体的失语现象也将自然发生。

指望一个人物或经验来成为黑暗里前行的灯塔,指望在英雄那里拿到疗救自己病症的良药,是不可能的。教育英雄的力量是有限的,一个灯塔往往只能照亮一片海域,正如一把钥匙往往只能开一把锁一样。

褚清源:我们需要教育英雄吗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的剧作《伽利略传》中有这样一句台词:一个人说,“没有英雄的国家是不幸的。”“不!”另一个人说,“需要英雄的国家才是不幸的”。如果教育人总热衷于期待英雄,追捧英雄的时候,说明我们在通往未知的旅程中还没有真正站立起来。

我们需要英雄,但是,英雄在给我们指明一条路的时候,同时也意味着封堵了另外的路;我们需要英雄主义精神,但不需要踩在教育英雄的影子里生存;我们需要教育英雄,但不需要让英雄替我们决策,替我们思考,替我们解决问题。

学习教育英雄,追随教育英雄,但千万别让我们的脑袋成了他们思想的跑马场,别让教育英雄绑架了未知的路径;学习教育英雄,追随教育英雄,但不需要去神化教育英雄,让教育英雄走下神坛,掀开神秘的面纱,让人人成为英雄成为一种可能。当英雄成为一个群体,而非某一个体的时候,那将意味着的一个行业的复兴。

(来源:我们需要教育英雄吗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